当前位置:聊城招聘网 > 求职案例 > 正文
深思“蚁族”体现就业差异
时间:2010年2月1日 作者:

  要想让大学生在中西部地区或农村安身立命,就必须提升中西部和农村的竞争力,通过制度保障和财政扶持来缩小地区间和工农间的“剪刀差”。

  新任教育部部长袁贵仁近期表示,2010年全国高校毕业生将达630余万人,加上往届未实现就业的,高校毕业生就业形势十分严峻。与此同时,一个新词“蚁族”时下正流行于各大媒体。

  所谓蚁族,就是“大学毕业生低收入聚居群体”,它的出现,是和就业难相伴而生的。这些和蚂蚁有许多类似特点(弱小、群居)的“蚁族”主要聚居地点都是大城市。

  大学毕业生宁愿“蜗居”于经济发达的大城市,甘当“蚁族”,也不愿去中西部地区和农村就业,说起来似乎也是符合人才自然流动的市场选择。问题是,在这种选择背后,有一种“剪刀差”不容忽视:中西部地区和农村需要人才,却难以吸引大学毕业生。与之相对的是,过多的大学毕业生集中于发达地区的大城市,造成劳动力的相对过剩。这就形成了鲜明的对照,一面是欠发达地区和农村的就业“洼地”,另一面却是发达地区和大城市的就业“井喷”。

  这种就业“剪刀差”,其实源于另外两种“剪刀差”——地区间的“剪刀差”和工农“剪刀差”。地区间经济发展不平衡,使得大学毕业生大量流向经济发达的大城市;工农间的“剪刀差”,则形成了两个局面:其一,几千万农民工涌向城市,与大学毕业生抢饭碗;其二,农村基本上处于一种就业真空地带,很难为大学毕业生提供就业机会。

  理论上说,地区间的差距不断缩小,人才向次发达地区流向的可能性也就越大,也才能更好地实现大学生就业的分流。同理,工农之间的“剪刀差”缩小乃至消失,农民留在当地就业、创业的机会就越大。

  在就业压力下,国家也意识到了实现大学生就业分流的重要性。近几年,国务院出台了一系列措施,鼓励毕业生到城乡基层、中西部地区和中小企业就业,鼓励自主创业。比如在中央财政的支持下,从2003年起,在毕业生中招募一批志愿者去西部乡镇一级服务,树立到西部去的导向;再如,以行政手段,通过“大学生村官计划”,鼓励大学毕业生去农村基层就业。

  但只要地区“剪刀差”、工农“剪刀差”依然存在,很多大学毕业生就会将去中西部、农村就业当作一个跳板,最终仍会回流到发达地区和城市。很多地方的大学生村官纷纷通过考公务员跳离农村,即是例证。

  这至少说明一个道理,要想让大学生在中西部地区或者农村安身立命,而不是临时就业,就必须提升中西部和农村的竞争力,通过制度保障和财政扶持来缩小“剪刀差”。对地区间的“剪刀差”而言,当前最重要的是要理顺利益分配和补偿机制。中西部特别是西部地区,分布着丰富的一次性资源,但为何经济难以发展上去?“西部大开发”计划实施至今已整整十年,如何真正让西部地区由人才流失地转为人才吸纳地,从而分流大学毕业生的就业压力,仍值得思考。而对于农村而言,则需要在社会资源的配置上向其倾斜,清除影响农村自身发展的制度性障碍。农业需要补贴,农村需要资金保障,但最重要的是以一个合理的制度结构,来赋予农村和城市一样享有公平的机会,享有创业的优惠待遇,从而让大学毕业生从内心觉得去农村就业不是低人一等,也不会感到未来没有保障。

来源:大洋网-广州日报 | 关闭